今天是:
365bet在线赌球
我与泸州的故事

   我老家在浙江绍兴市,1992年,我21岁,单枪匹马来泸州做生意,与泸州结下了不解之缘。我在泸州创业、立业、成家,就这样爱上了泸州。一晃20多年过去了,我早已过了不惑之年,泸州早已成为我的第二家乡。

在泸州这么多年,一旦有陌生的泸州朋友在一起,总是要问我两个问题:你是绍兴人,绍兴是好地方,你怎么舍得绍兴而落户泸州呢?你不是来泸州做生意的么,怎么又成了检察官了?

对第一个问题,我的回答是,泸州是个好地方,值得留下。泸州和绍兴都处在北纬29度左右,气候条件差不多,山清水秀,四季分明,都有无限江南风光。泸州和绍兴都处在长江流域,一个在长江头,一个在长江尾,共饮长江水,泸州和绍兴虽相距2000公里,但因共属长江流域(长江流域文化与黄河流域文化截然不同),风俗习惯大同小异,相互适应度高。泸州凭两江(长江、沱江)舟楫之利,历来是我国西南地区物资集散地,是盐马古道的重要枢纽和必经之地。因此,泸州也属于典型的码头文化,而码头文化的精髓是开放、包容和与时俱进。泸州人见惯了南来北往的人,对新鲜事物见怪不怪,包容度极高。泸州和绍兴在世界上都有知名度和美誉度,都是历史文化名城。泸州是中国酒城,风过泸州带酒香,是中国白酒金三角核心腹地,凭“泸州老窖”“郎酒”而享誉世界,名酒“国窖1573”和“青花郎”均出产于此。泸州城市优美,长江和沱江在泸州城交汇,早在1995年泸州就创建成了全国卫生城市,2018年又成功创建为全国文明城市,凡是来过泸州的人都对泸州优美、洁净的城市环境留下深刻印象。泸州地处川滇黔渝结合部,又依托水运之利,历来是商业繁华之地,适合在这里经商立业。总之,泸州这个地方山美水美人更美,把我这个来自正宗江南水乡的“帅”小伙留下了。

第二个问题,是很多人最疑惑的,一个到泸州做生意的外地人怎么当上了检察官?答案是这样的——我1989年高中毕业就在老家担任代课老师,后来又到绍兴一家中外合资企业上班。1992年,我的堂哥建议我到四川销售他们厂生产的绒线,经过筛选,觉得泸州地处川滇黔渝结合部,是除成都以外四川最大的商品集散地。就这样,199212月我来到了泸州,在泸州的回龙湾开了一家宁夏绒线批发部。我吃苦耐劳,诚信经营,热情服务,加上宁夏绒线质量好,生意逐渐红火,很快就在泸州占据了一席之地。虽然做生意赚了点钱,但在我心中始终有一个梦,那就是我的大学梦、法律梦。1999年,我已经28岁,儿子已经2岁,经过再三思量,决定重拾梦想,自费到西南政法大学全脱产学习。这样的学习机会实在是太不容易了,我格外珍惜,用一年时间就学习完了两年的法律课程,并一次性通过了18门课程的考试,提前拿到了西南政法大学法学专科文凭。我报名参加了20023月举行的首届国家司法考试并一次性通过,顺利成为一名职业律师。机遇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2006年,正当我律师做得风生水起的时候,泸州检察系统招录检察官的消息又向我伸出了橄榄枝。经过笔试、面试,我就这样赶上了进入检察系统的“末班车”,成为新录检察官中的“老大哥”。

我早就学会了泸州话,泸州的变迁、泸州的风俗、泸州人的脾气,早已了然在胸,我完全融入了泸州,我也深深爱上了这片土地。因为爱她,我特别关注她。我于2006年加入民盟,现在是民盟泸州市委常委、纳溪区委主委,还是纳溪区政协常委,我更有责任为她的发展鼓与呼。

自从重庆直辖后,四川至今没有一个能与省会城市成都相呼应的副省级城市,在我看来,能担任此大任的必定是我们泸州,因为泸州有她独特的区位优势。从历史来看,泸州古称江阳,自西汉置地(公元前161年设江阳侯国)至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历史上凭两江舟楫之利,一直是川滇黔渝结合部的物资集散地,是盐马古道的重要枢纽和必经之地。宋明时期,泸州已成为与成、渝比肩的全国33个商业都会之一,是四川除成都以外的经济文化中心。从地理位置来看,在四川所有地级城市中独一无二,优势非常明显。泸州与成都、重庆均有一定距离,不会像德阳、资阳等城市那样受到成都的“虹吸效应”,且可与成都、重庆形成三足鼎立格局;泸州地处川滇黔渝结合部,且有长江、沱江之利,历来商贸发达,至今也仍然是除成都以外的第二商贸物流集散地,西南商贸城的繁华就是最好的见证。目前自贸区已落户泸州,发展潜力更是巨大。从城市发展基础看,泸州城市发展基础较好,2020年将进入双两百城市,目前已成功创建为全国文明城市,又有西南医科大学和四川警察学院等高等着名学府,位置优越,城市发展空间巨大。从国家层面看,泸州位于川滇黔渝结合部,全国集中连片特困区的乌蒙山区也正好处在这一区域,在这一区域离重庆和贵阳均较远,还没有一个国家级特大城市,非常需要一个特大城市的辐射和拉动,而泸州最能担当此任。把泸州打造成像浙江宁波一样的副省级城市,既符合国家发展战略,又有利于西南地区的发展和开发。因此,我在多年前,就撰文《泸州城市定位值得再研究》,建议四川省政府将泸州定位为四川省的第二个副省级城市来规划和支持,而不仅仅定位于川滇黔渝结合部区域中心城市。

多年来,我撰写了几十条社情民意和政协提案,关注最多的是泸州的发展,纳溪的发展。2013年我回老家,发现绍兴市新昌县与泸州纳溪区的自然条件非常相似,而新昌旅游、茶产业、教育产业发展超前,值得纳溪借鉴。我及时收集资料撰写了《借鉴浙江新昌经验,大力发展纳溪旅游、茶叶、教育产业的建议》作为提案提交,供中共纳溪区委、区政府领导决策参考。我撰写的《泸州城市定位值得再研究》《泸州城市需要一座与酒有关的标志性建筑》《加强泸酒质量安全管理的建议》《加快培育泸州本地旅游龙头企业的建议》等社情民意信息,引起了中共泸州市委、市政府领导的重视。

酒城泸州,1992年,我们相遇,一不小心,我已醉倒在你怀里。二十七载,我们相依相偎,你融化了我,我也深深爱上了你!

 (作者:赵永忠,民盟盟员,泸州市纳溪区检察院副检察长,民盟泸州市委常委、纳溪区委主委,纳溪区政协常委。)

版权所有:泸州市政协委员会 蜀ICP备17002731号-1

川公网安备 51050402000174号

技术支持:易极天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电话:400-860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