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365bet在线赌球
清明想起张老幺

“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清明节,我突然就想起了命运不济的张老幺。张老幺是我大姑妈的小儿子,排行老五,学名唤做张思义,已经去世快20年了。

 大姑妈出嫁在泸县牛滩玉峰乡的坳田村,那里山高水清,风景优美,但交通不便,生活困难。大姑父非常勤劳,不抽烟喝酒,喜欢种果树和老姜。他黝黑结实,酷爱打大贰。大姑妈贤惠手巧,经常捡拾竹笋壳,用顶针和棉线给我和哥哥姐姐做手工布鞋。大姑妈家栽种了很多李子和桃子树,每年都会热情地邀请我们娘家人又吃又打包带走。张老幺只比我大3岁,个子不高,不喜欢读书,非常聪明。可能是营养不良,短发有点偏黄,牙齿暗黑。每次我去大姑妈家,张老幺都非常高兴,除了可以改善伙食打打牙祭,还有就是拉上我走上好几盘军棋。我们一见面寒暄后,就走军棋盲棋,考的是谋篇布局,看谁胆大心细。我们会喊我哥哥或者姐姐当裁判,经常在棋盘上杀得难解难分,甚至忘了吃饭睡觉。由于张姑父很会做竹编用具,耳濡目染之下,张老幺也就会编竹筲箕、竹箩筐、竹板凳等。农闲时,张老幺会和大姑妈一起挑着竹编用具走10多里小路去兴隆场或者官渡乡去卖,卖了竹编,懂事的他会让母亲积攒起来留作娶媳妇用。初中毕业的张老幺再没有读书了,开始跟着姑父学做各种农活,风里来雨里去,异常艰辛,也挣不了多少钱。他和父母一起拼命地干活,准备将土墙草房子换成新瓦房。一晃好多年了,因为家境不好,二十五六岁的他成了大龄青年,姑妈姑父也很着急。不知道是积劳成疾,还是命运悲惨,不到30岁的他经常咳嗽,偶尔吐血,到大医院一检查更是晴天霹雳,他不幸患上了严重的心肌炎。姑妈姑父也送他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院,但是没有新农合医保,实在负担不起昂贵的医药费,只好在医院开了一些廉价的药就回家静养。张老幺郁郁寡欢,好多次我和父母到他家探望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鼓励他,只有暗自叹息。拖了2年,张老幺撒手而去,姑父姑妈白发人送黑发人,好生悲痛。

 “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现在90岁的大姑妈依然健康,精神矍铄,水泥公路已通到了她家门口,家里有了新修的楼房,有电视有自来水,还有新农合医保。她常常叹息幺儿没赶上好时代。确实,如今乡村振兴战略为新农村发展插上了有力的翅膀,更重要的是新农合医保避免了更多张老幺早逝的悲剧。

版权所有:泸州市政协委员会 蜀ICP备17002731号-1

川公网安备 51050402000174号

技术支持:易极天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电话:400-8600222